普洱刑事律师网!本站推荐普洱刑事律师

普洱律师刑事辩护心得总结

  刑事案件,办理态度上,中西无异!

  德肖维茨说,“只要我决定接下一个案子,我就只有一个信念打赢这场官司。我将全力以赴,用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让我的当事人无罪开释,不管会产生什么后果。这种观念既非极端也不是昙花一现的冲动。”这是一个令人激情澎湃的论断,也是一个令人充满期待的奋斗目标。德肖维茨的这句话,时常让我想起朱明勇律师说的,“在每一个案件当中付出的努力都是对手的十倍”。

  我的刑事辩护2019,既有无罪开释的激动情景,也有西西弗式竭尽全力后仍不能力挽的“狂澜”,更有每一个刑事案件办理过程中的酸甜苦辣。2019年已经成为历史,过往之总结,未来之可期!

  一、 办案篇

  2019年,是我近年刑事案件办理数量最多的一年,累计办理刑事案件28件(其中部分尚在办理过程中):其中2件获不起诉决定、1件二审发回重审、1件二审改判缓刑、1件实报实销、3件不捕取保、1件捕后取保、4件涉黑涉恶案件(其中1件为二审法律援助)。2019年也是逐步舍弃民商事案件关键的一年,刑事案件数量占所有案件数量的八成。办案过程,酸甜苦辣、五味杂陈!

  1、故意伤害案(不起诉)

  我为当事人涉嫌故意伤害罪进行辩护,从侦查阶段开始介入,直到案件作出不起诉决定。此案是今年耗费时间较多的案件,也是各种程序权利充分利用的案件。

  我介入案件会见当事人之后,随即向公安机关申请取保,未成。

  案件不久即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但是由于本案被害人与审查起诉的承办检察院存在应当回避情形,我们提出管辖异议申请,为此,赣州市人民检察院将案件指定到异地人民检察院管辖,为案件的公平、公正处理奠定了基础。

  检察院阶段,我申请对我的当事人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未成。

  由于本案伤情鉴定存在诸多程序上的问题(委托主体、鉴定检材、鉴定法律依据等),在案件指定管辖后,我们申请了重新鉴定:检察院依法启动了重新鉴定程序,而正是因为这次重新鉴定,为案件找到了重大突破点。

  此外,办案过程中,还陆续提交律师辩护意见书(第一次审查起诉期间)、一次补侦后律师辩护意见书、请求作出不起诉决定的律师辩护意见书(二次补侦后)。期间,我方多次找被害人协商赔偿事宜,但被害人均拒绝洽谈;检察院出面后也未能成功协调双方赔偿事宜。最终,检察委员会决定作出不起诉决定。

  此案是穷尽程序权利的典型案例,也是案件公平、公正处理的典范!其中涉及的案件管辖问题、司法鉴定问题、刑法上的因果关系问题、犯罪嫌疑人与被害人水火交融之矛盾化解问题等等,在本案中都展现得淋漓尽致,而每一个也都是值得深入研究的课题。

  2、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案(不起诉)当事人涉嫌罕见罪名: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我在逮捕前几天介入,当时提出无罪意见后未批捕;然而案件还是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当事人依然坚称无罪我也依然做无罪辩护,但很遗憾在检察院阶段,没能成功阻击案件,被检察院提起公诉。当事人还是很信任,继续委托我辩护。信任,在绝大部分刑事案件中,也许是最关键的因素之一。在法院阶段,我们提交了大量证据,坚定做无罪辩护;原本期望法院直接判决无罪的,没成想检察院以撤诉并且做出不起诉的方式结案。不起诉,于当事人而言,虽不是最好的结果,却也是可以接受的无罪。拿到不起诉决定后,当事人还很客气的送了面锦旗。

  3、诈骗案(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此案在2018年代理了审查起诉阶段和一审阶段的辩护工作,在2019年期间我作为二审阶段辩护人继续开展辩护工作。当事人被指控诈骗一百多万,在本案的审查起诉和审判阶段,我方相继提交鉴定申请、证人被害人出庭申请(申请了十余位证人、被害人出庭);在一审第二次庭审时实际出庭作证者六人,而恰是他们的出庭作证,为本案指控金额中54万元未被认定为诈骗金额起到关键作用。当事人零口供、坚称无罪的情况下一审被判10年。上诉状写了十几页,我们要继续努力!上诉后,二审法官非常慎重处理本案,主动让检察院阅卷,并且以开庭审理方式进行了审理;虽然二审持续了一年多时间,但二审结果让当事人看到了曙光,他还是一以贯之的那么坚定:我无罪!最后,赣州中院以本案一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

  4、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实刑改缓刑)我在二审期间介入辩护,当时因为被告人患有严重疾病并未收监。而此案在二审期间之所以能够改判,是因为二审期间我方提交了新的证据,二审期间还履行了一部分执行义务,加之上诉人患有严重的疾病。二审法院综合考量后,改一审一年有期徒刑为缓刑两年。

  5、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实报实销)我从案件侦查阶段开始接受委托一直跟进到2019年下半年一审终结,本案属于公安部督办案件。从侦查阶段的诈骗罪,到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转变罪名为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到法院最终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定罪量刑:当事人关押多久判决多久(“实报实销” )!当事人对一审判决结果比较满意,一审判决后虽然10余位被告人中有多位提起上诉,但我的当事人服判未上诉。 6、赌博案(不捕取保)我为刘某涉嫌赌博罪进行辩护。此案介入第一次会见后,即向侦查部门递交《取保候审申请书》,侦查机关虽虚心地收下材料,却简单直接拒绝取保。黄金7天审查逮捕阶段,提交一份《建议不予批准逮捕辩护意见书》,有幸未予批捕,当事人得以取保走出高墙。

  7、职务侵占案(不捕取保)我为黄某涉嫌职务侵占罪进行辩护,此案感触颇多。由于那时市看守所基本上不接收新的嫌疑人,因此黄某被异地关押,但因案情需要仍先后多次赴看守所会见。在黄金7天审查逮捕阶段,向检察院递交《请求不予批准逮捕律师辩护意见书》,当事人有幸未批准逮捕而获取保。值得注意的是,职务侵占罪的相关追诉标准,隐藏于2016年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办案时需予以关注。之所以规定在贪污贿赂刑事案件司法解释中,是因为本质上职务侵占罪与贪污罪、受贿罪等都有利用手中职权之由。案件办理过程中,多次与被害人协商、洽谈赔偿事宜,一直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刑法虽然同时保障被害人的权益,但遇到被害人拒绝协商、据谈赔偿时,公检法如何有效回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退赔、退赃的请求,仍是实践中时常出现的两难抉择问题;赔偿款提存等机制在刑事案件中的适用,仍是刑事司法及刑事立法中值得研究的课题。此案,也让我体验了一回“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老话!案件办理过程中,家属不听律师刑事技术上的专业处理意见,花费巨额款项却以生活拮据为由拖着剩余律师费不付。案件收费,确实是一门大学问。

  8、盗窃案(不捕取保)2019年代理了2起盗窃案,其中一起代理侦查阶段不捕取保,另外一起代理侦查、审查起诉、一审三个阶段。侦查阶段这一起,涉案金额很小,但反映出的问题更多。当事人涉嫌盗窃金额不大的财物,按理完全符合取保条件,但我提交取保申请后并未获允。在检察院审查逮捕的7天,第一时间提交了《建议不予批准逮捕律师辩护意见书》,检察院做出了不批准逮捕的决定。这起盗窃案的当事人家属,有任何案件上的事情,都能够第一时间征求律师的意见,所以,尽管在这起案件的黄金37天中,多有各色人等企图行骗,但最终都没有得逞!另外一起尚处于侦查阶段的价格评估环节,尚未结案。

  9、串通投标案(捕后取保)2019年代理了两起串通投标案,一起在侦查阶段介入辩护,一起在法院阶段介入辩护。侦查阶段这一起,在检察院批准逮捕后,继续做羁押必要性审查和取保申请。涉案招投标项目是委托了招标代理公司以邀请招标的形式进行,根本不存在横向的投标人之间的串通报价问题,也无证据表明我的当事人与招标人之间进行过纵向的串通行为,且招标人一方自始至终根本没有任何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为此侦查机关对我的当事人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法院阶段这一起则尚在办理过程中。 10、单位行贿案(罕见的不预缴罚金而被重判案例)5月-10月,我作为被告单位的辩护律师介入审判阶段,做部分无罪辩护、部分罪轻辩护。值得注意的是,单位犯罪案件中,法院应当通知被告单位的诉讼代表人出庭应诉,否则属于程序违法;其实这也好理解,现行刑事诉讼体系下,除了贪污贿赂犯罪案件等少数当事人在境外的案件可以缺席审判外,普通刑事案件并不适用缺席审判制度,因此被告单位的诉讼代表人就不可或缺。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本案是一罕见的不预缴罚金而被重判的案例。本案被告单位已经将涉案款项全部退缴,在开庭后判决前,法院通知被告单位缴纳罚金,我建议被告单位起码缴纳部分罚金,但由于公司确实陷入经营困境而没有预缴罚金,法院最终下判决时较通知缴纳的金额提高了20万元。公权如此使用,实在令人担忧!众所周知,罚金缴纳与否,并非案件定罪、量刑的依据,实践中也多有判例阐明,如(2015)贺刑终字第68号!另外值得思考的问题是,法院书面通知被告人缴纳罚金,是否具有可行性?书面通知缴纳罚金,起码可以避免上述权力任性的情况出现。 11、强奸案(维持原判)5月-9月,我为罗某涉嫌强奸罪二审阶段辩护。案件办理过程中,申请二审开庭、申请向被害人洽谈赔偿、申请调取同案犯卷宗材料、申请证人出庭等等,案件承办法官都说合议庭会慎重考虑律师的意见,但都未被准许,直接下达了维持原判的刑事裁定书。此案当事人的程序权利暂且不说,承办法官竟也拒绝辩护人与被害人洽谈赔偿事宜,并且美其名曰:“为了防止被害人受到二次伤害”!实践中,公检法允许被告人家属与强奸案被害人洽谈赔偿事宜者多矣!难道对被害人的不管不问不赔偿不通知开庭,就能够让被害人心灵、肉体恢复了?我深深地感受到,此案暴露出司法实践中,对被害人的保护被极大地人为弱化!比如,此案一审过程中,一审法院根本没有通知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开庭时间和地点等情况,而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2013年)第17条“人民法院确定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开庭日期后,应当将开庭的时间、地点通知未成年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未成年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可以陪同或者代表未成年被害人参加法庭审理,陈述意见,法定代理人是性侵害犯罪被告人的除外。”难道一审法院,也是“为了防止被害人受到二次伤害”?何其荒谬!2018年我和同事代理的一起强奸申诉案(代理被害人),由于一审法院未尽程序上对被害人的通知义务,导致被害人丧失了参与一审庭审的权利,其中一名涉嫌强奸罪的嫌疑人至今仍未被追责!申诉之路,何其艰难!在此,强烈呼吁立法和司法部门,加大对被害人的程序权利保障,对于剥夺被害人程序权利的行为予以制度上的惩罚回应。 二、学习篇 2019年3月与赣州律协刑专委委员谢卫民律师赴上海参加“盈科刑事辩护高峰论坛:金融刑事与金融合规”。2019年5月18日,赣州律协邀请北京大学博士、著名刑事律师门金玲教授来赣授课,聆听门金玲教授题为《法庭调查之质证》的演讲!2019年5月27日,上午在南昌参加“全省律师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辩护代理工作培训班”,下午参加“全省律师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辩护代理工作研讨会”,研讨会上做了题为《罪刑法定与恶势力犯罪裁判和辩护:对强迫交易罪之“情节特别严重”的考察及立法建议》的论文交流。2019年11月24日,参加2019年度律师参与化解和代理涉法涉诉信访案件业务培训,聆听赣州律协刑专委主任谢智勇、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胡碧华等业务专家授课。 三、作文篇 2019年的办案过程中,写了以下几篇文章:1、以电子卷宗的移送体现法律职业“共同体”;2、刑事诉讼代理人的阅卷权须立法完善:对《律师法》中刑事诉讼代理人阅卷权规定的修改建议;3、语词“劳动教养”不宜在讯问中再现;4、罪刑法定与恶势力犯罪裁判和辩护:对强迫交易罪之“情节特别严重”的考察及立法建议;5、试论法律检索的重要性:小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纠纷案件中涉及刑事犯罪若干程序问题的处理意见>》的适用乱象;6、刑事阅卷的笨功夫;7、司法实践中的合法潜规则。2020需戒懒多作文! 四、续写2020 回顾我的2019年,总体上来说,属于相对比较充实的一年,也是在刑事辩护专业道路上开拓奋进的一年,然而相较2019年初的许多规划仍有很大差距。习大大号召我们:“只争朝夕,不负韶华!”刑辩道路漫漫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

上一篇:律师如何思考刑事辩护
下一篇:一位刑事律师的写作心里路程